站内搜索:
 

    萍乡博物馆坐落在萍乡市滨河东路“三角洲”, 风光秀美的萍水河畔,上邻秋收起义广场与彩虹桥,下接鹅湖公园,面对风光绮丽的金螺峰和虎形山公园。
    萍乡博物馆是保护、研究和展示历史文化遗产和人类环境物证的专门机构,是集收藏、考古、研究和展示于一体的综合性现代化博物馆,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历史文化和科普宣传的重要阵地。
    全馆占地40亩,建筑面积16900平方米。内设有陈列展览区、民俗风情区、学术研究区、行政办公区、观众服务区等。生态化、园林化、休闲性的设计理念使博物馆成为萍城的一座文化公园,是市民和观众参观学习兼游览休闲的理想场所。

 
 
萍乡宋代窖藏金银器初探
萍乡博物馆馆藏王琦瓷器作品赏析
谈孔庙的社会作用——以萍乡孔庙为...
青铜器研究方法简论
萍乡田中古城遗址保护和开发利用的...
讲解员们“背后的故事”
网上虚拟博物馆应用之我见
我们应该学一点博物馆学
谈博物馆的管理与发展
保护文物是党和国家的一贯政策
 
 
 首页 >> 学术研究
萍乡宋代窖藏金银器初探
发布者:pw9577 发布时间:2017-12-20 阅读:812返回上一页

 

萍乡宋代窖藏金银器初探
                                            刘遇春
 
金银是贵重稀有金属,它是富贵及身份的象征,人们不管在任何时候都绝不会轻易抛置,必将世代相传,永久保存,而窖藏是指地窖内贮存或埋藏的财物。萍乡博物馆在众多的馆藏藏品中就有22件金银器出土于窖藏,其中有4件金杯、10件银盘、7件银碗,1件玉壶春银瓶,它们分别出自两处不同的窖藏,经专家鉴定为一、二、三级馆藏珍贵文物。宋代是我国封建社会金银器发展的一个特殊时期,因受其文化的影响,宋代金银器轻薄精巧、典雅秀美,民族风格鲜明,在造型上极为讲究,花式繁多,以清素典雅著称,是我国封建社会金银器制作发展的崭新时期的代表,并对元、明、清金银器制作产生了深远影响。
出土文物简介
(一)萍乡上栗县赤山乡观泉村金银器窖藏
1977年2月,萍乡市上栗县赤山镇东北方向,距离镇中心约15公里的观泉村一位姓陈村民在推房屋地基时发现了一座金银器窖藏,经萍乡博物馆专业人员清理发掘出土了20件金银器,根据器型的形制、纹饰、工艺等特点鉴定为宋代金银器。
1.宋人物塑像金杯(图1)  1件。口径7.9、高6.2、足径3.7厘米,重 91.2克
直口,腹壁内斜,至下腹内收,呈微弧形平底,座式高足。口沿錾刻緾枝花草纹一圈,上下錾刻双线凹弦纹作边框。杯内铸立式男像一尊,站在涡状圆台上。像座通高3.62,足高1.39厘米。底足部錾印“云岫”使用者姓名标记。
2. 宋人物塑像金杯(图2)  1件。 口径8、高6.4、足径3.7厘米,重90.8克
直口、腹壁内斜,至下腹内收,呈微弧形平底,座式高足。口沿錾刻缠枝花草纹一圈,上下錾刻双线凹弦纹作边框。杯内铸坐式女像一尊,坐在圆形台座上。像座通高2.91、足高1.27厘米。该杯与1.立式男像金杯系一对。
3. 宋双鱼纹金杯(图3)   1件。 口径7.3、高2.5、底4.4厘米,重51.2克
直口、弧腹、卧足、底心上凸。口沿錾刻水波纹一圈,内底心錾刻双鱼纹。底足部錾印“寄”使用者标记。
4. 宋捶揲凸花凤穿牡丹菱口银托盘(图4)  1件。口径17.3、高1.2、底径14.1厘米,重102.3克
宽平折沿,花口,斜弧腹,平底。盘中心有一个圆台凸起。折沿上錾点纹地十字花纹。主体纹饰采用锤、冲、錾等手法。腹部为六弧菱形,底部冲压两只飞凤和牡丹、菊纹各两组。盘中冲压出一个浅盘状圆台,圆台边沿凸起一圈,中心錾折枝菊纹。底部錾印“继轩”使用者姓名标记。
5. 宋捶揲凸花雁菊纹花形银托盘(图5)  8件。 口径16.9、高1.2、底径12.6厘米,重89克
宽平折沿,花口,斜弧腹,平底。盘底心有一个圆台凸起。平沿上錾点状勾连花草纹。主体纹饰采用锤、冲、錾等手法。腹部装饰凹菊瓣纹,底部冲压两只凸芦雁和六组菊纹,盘中心冲压出一个浅盘状圆台,圆台边沿凸起,饰凸双瓣朵花纹。中心錾谷纹地双蜂纹。其中一件底部錾印“继轩”;二件底部錾印“章”使用者姓氏标记。(图6)
6.宋捶揲如意錾花缠枝牡丹纹银托盘(图7)  1件。口径18.4、高1、足径8.3厘米,重138.7克
全器如涡轮状,涂金。边沿有三上三下六个心形凸如意纹,盘中心有一个圆台凸起。圆台中心是一朵花卉,边沿亦有三上三下六个心形凸如意纹,与边沿纹饰相对作错位排列。纹饰采用錾花手法。除中心圆台外,通体布满缠枝牡丹纹。盘边和盘中有后刻款“泰云”和“云”,当为使用者标记。
7.宋素面折沿银碗(图8)  7件。 口径12.5、高3.5、足径5.7厘米,重44.8克
宽平折沿,敞口,弧腹,圈足。其中三件足底錾印“云岫”;一件足底錾印“景山”,当为使用者姓名标记。(图9)
萍乡湘东区老关镇渡口村金银器窖藏
2003年10月,萍乡博物馆接群众来电,称在萍乡市湘东区老关镇渡口村施工现场挖到金杯,但已被人拿回家。经萍乡博物馆业务人员和湘东区公安部门调查查实上门做工作,追缴回1件受损变形的金杯和1件玉壶春银瓶。经鉴定均为宋代金银器,其中,宋人物塑像金杯2004年3月被省文物鉴定小组鉴定为二级文物。
1.宋人物塑像金杯(图10)  1件。口径8.3、高6.9、底径3.3厘米,重84.2克
直口,斜腹,台座式高足。内、外口沿錾双线菱形方格及十字花纹作二方连续排列,上下有双线弦边栏;圈足边錾十字花纹作二方连续排列,上下有单线弦纹边栏,内底心铸坐式像一尊。人像束发盘髻插簪,内穿胸衣,外罩右衽绣花宽袍、右手持一把鹅毛扇,左手置腿部,坐在一高台之上。此器物出土时已被人为踩扁,2010年7月14日至2010年8月1日由南京博物院文保所文物修复工艺研究室李军在本馆修复。
 
2.宋“梅庄”款玉壶春银瓶(图11)  1件。高27、底径5.5厘米、重450克
广口,垂腹,平底。底部錾印“梅庄”“囗已年上元”“黄仁则作”店家字号和制作时间及工匠的姓名(图12)。全器残破严重,但基本器型可见。2010年元月8日送往南京博物院文保所文物修复工艺研究室修复(李军等修复)。2010年5月20日从南京运回。
二、宋文化对金银器发展的影响
宋代在“偃武修文”国策的影响下,经济和文化发展已达顶峰,正如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先生所言: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邓广铭先生也精辟地指出:“ 两宋期间内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在中国整个封建社会历史时期之内, 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伴随宋代社会结构的变化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得以迅速转变。首先在政治上结束了汉魏以来统治中国数百年的世大家族垄断政权的门阀政治,人们的精神面貌和心理状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次两宋期间连绵不断的民族纷争,激发了士大夫及民众的爱国情怀,激烈高昂的民族意识、深入普及的平等观念和渴望国家安宁强盛的情怀成为文化和思想的主流,文化较唐代更加倾向平民文化和世俗文化,进而产生了多元并存的兼容精神,收敛内省、幽淡清新、严谨含蓄、精致细腻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浓厚的地方民族特色文化蓬勃兴起,也对宋代商品经济、城市繁荣和科技进步及各行各业的发展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两宋时期,社会的经济重心和文化开始向南方转移,大大地促进了南方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据《宋会要辑稿》、《元丰九域志》和《宋史》等文献记载,宋代江西开采的矿物品种多,产地多,呈现出遍地开花、全面兴旺的发展态势。冶金矿业和手工业的兴旺,带动了宋代商品经济的发达和社会的富庶,人们在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的情况下,开始过分追求精神方面的享受,导致社会风气出现变化,整个社会弥漫着腐朽、奢靡的生活作风。在汴梁的酒楼里,即使一两人寻常小酌,饮食用具也要用成套的银器,包括“注碗一副,盘盏两副,果蔬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只”,用银几乎近百两。哪怕只是一人独饮,也会呈上银盂之类。另在《梦粱录》中也记载了南宋临安的商品门类众多,多达414大类,其中许多是奢侈消费品。这时的金银器与前代相比,在社会生活中更加重要,它所担任的角色更多,使用更加广泛。皇亲贵族、王公大臣、富商巨贾,都拥有大量的金银器,上层庶民和酒肆妓馆的饰品及饮食器皿也都使用金银器,金银器迅速社会化。原本多为皇室贵族阶层享用的金银器走向民间,一般寻常百姓家中也拥有金银制品,平民化、世俗化的金银器频繁地参与到宋代人们日常生活中,并渗透到各地文化活动的每个层面,婚嫁、祝寿、设宴、饮酒、品茶、送礼等都使用金银器。随着金银器使用范围的越来越扩大,各地金银器制作行业十分兴盛,涌现出大批金银制品和商贸店铺,有铭款的金银器也显著增多,成为宋代金银器的一大特色,这也表明宋代私营作坊和个体工匠已渐趋成熟。这时人们不单只是追求器型外表的雍容华丽,而且更加注重溶入本民族文化元素,在继承传统工艺基础上,巧妙地将宋文化融和在金银器制作里,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鲜明的时代特征。
三、馆藏宋代金银器造型与纹饰特点
萍乡窖藏出土的金银器就是这种时代背景之下的一个典型代表,体现了宋代金银器发展的普及化、平民化和世俗化的趋势。
其出土的金银器种类主要有杯、盘、碗、瓶,均是生活中常用的器类,既有实用器也有观赏器,从中可以看出宋代金银器在日常生活中的普及程度很高。从造型上看,宋代萍乡窖藏金银器相对于唐代金银器的丰满大气,更显小巧玲珑,体现了宋代文化独特的时代气息。纹饰上,主要有三大类:动物纹、植物纹与人物纹,动物纹有鱼、凤和雁纹;植物纹更为多样,有如意、牡丹、菊与花草纹;人物纹饰主要是人物塑像。纹饰内容多来源于世俗生活,融入了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时代特征,注入了“宋型文化”。另外,素面的金银器也占有一定比例,说明在金银器的发展中,一部分金银器趋向简单化、平凡化,更贴近普通生活。其中观泉村和渡口村窖藏出土的宋人物塑像金杯,人体架构准确,衣着发饰真实呈现了宋代人物的特点,杯内塑造的人物形象反映了宋人对文化的崇尚,体现了人物的身份,同时还反映出人们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宽容、和谐的氛围,是宋文化兼容精神物质化的体现。从艺术表现角度看萍乡窖藏宋代金银器在造型上更加写实,更加倾向于世俗文化,对研究宋代的社会习俗和工艺特色有重要参考价值。
萍乡窖藏出土的宋代金银器在造型上极为讲究,花式繁多、种类丰富,纹饰题材大多来源于社会生活,内容多样,带有明显的世俗化倾向和浓郁的社会生活气息。除造型玲珑奇巧、新颖雅致外,宋代金银器还有一个鲜明的特点——保留有铭款,萍乡窖藏出土的杯、盘、碗、瓶都錾刻了使用者的字号,尤其是在玉壶春银瓶底部还錾刻有制作时间及作坊商号,说明当时手工制作行业和商铺买卖之间竞争十分激烈,许多店铺为了促进买卖和维护商品的信誉,都在自己制造的金银器上錾印上店家字号和工匠姓氏,同时也不排除有的是后来使用者錾印的姓氏标记。金银器普遍使用和种类众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商品经济的繁荣和人民生活的富裕充足,代表了金银器制作工艺日渐成熟发展的水平,这时宋代金银器不仅仅是上层社会用来炫财斗富的工具,而且还关乎着国家的典章制度,如朝廷的祭祀、仪仗、宴飨、藩属往来,以及大臣的褒奖、将士的激励等都用金银器来替代,从而展示了宋代文化繁荣昌明,文人士大夫的地位以及他们的生活情趣和审美观念。
四、精湛的工艺技术和鲜明的时代特征
宋代金银器大都出土于窖藏,这些金银器造型题材、纹饰种类源于社会生活,用不同的技法和工艺,表现出种种形象逼真、栩栩如生、生动活泼的纹饰图案,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时代感,对以后元、明、清金银器的发展有极大的影响。
宋代金银器的制作和纹饰继承发扬了唐代的传统,但是它因受宋文化的影响,又有新的创新和突破,形成了不同于唐代和以往的新风貌,在承前启后中具有自身鲜明的时代特征和浓郁的社会生活气息。在工艺制作上,胎体轻薄,制作简洁,图案更具写实,富有浓厚的生活情趣。萍乡窖藏出土的宋人物塑像金杯和宋凸花凤穿牡丹菱口银托盘等器皿造型洗练,尺度合宜,比例恰当,不尚雕琢,盘心的浮雕凸花纹饰立体感极强,纹饰和造型和谐统一,用途功能更实用和接近生活,在工艺上运用传统技法,如锤揲、錾刻、抛光、镂雕、焊接等,将平整的金银表面反复锤打和锤凿成各种图案纹饰,锤揲镂雕成具有时代气息的人物和动物形象,并在此基础上加入创新的套胎夹层工艺、冲压工艺和高浮雕凸花立体装饰工艺,摒除唐代的奢华繁缛之风,以温婉内敛、精致细腻、含蓄小巧、清秀雅致存世。我们知道,纹饰是各个历史时期思想文化的形象写照,宋代纹饰题材较唐代更为丰富,更趋写实。人物故事题材居多,呈现多样化与世俗化倾向,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萍乡窖藏出土的金银器纹饰就是宋代金银器纹饰的典型代表,观泉村窖藏宋双鱼纹金杯在保留传统纹饰风格上,錾刻纹饰形象生动,双鱼纹更趋于写实,它的人物塑像金杯口沿錾刻的缠枝花草纹与杯内铸造的人物塑像相得益彰,栩栩如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盘的主体纹饰采用锤、冲、錾等手法冲压出牡丹、菊纹、花草、飞凤、大雁等各种植物、动物纹饰,构图新颖,趋向写实,清新脱俗,意趣盎然。
五、结语
萍乡窖藏出土的金银器物,因受宋文化和商品经济的影响,造型题材广泛、纹饰种类丰富多样,胎体轻薄小巧、典雅秀美,充满浓郁的社会生活气息和时代特征,是我国封建社会宋代金银器制作发展的典型代表。它表明宋代金银器在当时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和担任着众多的角色,充分说明宋代金银器在社会生活中用途广泛和使用普遍,展现了宋代社会生活的某个层面以及能工巧匠高超的技艺和娴熟的工艺,为后人了解研究宋代历史文化、商品经济和社会生活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参考文献
1、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年版, 第 245页。
2、邓广铭:《谈谈有关宋史研究的几个问题》, 《社会科学战线》1986 年第2 期。
3、冯天瑜等《中华文化史》下编第7 章,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
4、吴自牧:《梦录》,中国商业出版社 1982年。
5、张静、齐东方《古代金银器》,文物出版社,2008年。
6、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国商业出版社,1982年。
7、周卫星:《金银器与宋人生活》,《艺术设计研究》2009年第3期。
8、周卫星:《宋代金银器高浮雕凸花和立体装饰》,《装饰》2009年第5期。
9、许怀林:《江西通史》,第5、6卷,江西出版集团﹒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12月。

 
下一篇  萍乡博物馆馆藏王琦瓷器作品赏析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2010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赣ICP000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