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和《阿弥陀佛》图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4-04-24 11:05作者:刘敏华

齐纯芝(1864-1957),又名齐璜,字白石、濒生、寄园、萍翁,别号白石山人,借山吟馆主者、寄萍堂老人、木居人。湖南湘潭人。他生于公元1864年1月1日,农历是清同治三年(癸亥)11月22日,殁于1957年9月16日,享年97岁。他是一位杰出的人民艺术家,曾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北京中国画院名誉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等职,1955年获得国际和平奖金。毛主席和周总理曾多次接见齐白石。他少时家贫,做过木工、擅书画、纂刻,并大有成就。

他的祖父齐十爷(名万秉,字宋交)。父亲齐以德(名贳政),都是当地勤奋又正直巴结的老实人,也是一个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愿别人难受的善良人。他的母亲也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她穷,穷得有骨头,爱,爱得有教养。他把先天的遗传将本身所具有的正直、刚强而有勤劳吃苦不低头等一切良好的品质赋予了齐白石,后天的教养更锻炼了母亲始料不及的艺术家的艺术品质。

他小时学过木匠,在无数幅绘画的下角,人们常看到这样几颗印:“鲁班门下”、“大匠之门”、“木居士”、“老木”、“木人”。做木匠时离不开雕刻,在雕刻各种图案时更离不开绘画,就像版画家离不开动刀前的创作稿本一样。那张“出半步”床照原来的样式说,前面有踏板,上面是“小三甕”雕人物。这张床的制作,在齐白石的生活史上,是一个转折点,在此以后,他就抛弃了木工生活,一心走向专业绘画艺术的道路了。他勤奋好学,刻苦自励,对于这个时期的齐白石来说,学习就是生命,他除了在胡沁园跟陈少潘学习八股文、帖诗、古文、唐宋诗词,还学习练字、工画花鸟草虫。从艺术的成就来看,这个时期,他的花鸟画已经远远走出了当时一般画家的窠臼。他积累了很多写生的经验,在谨严的结构中,运用恣肆而又沉着的笔法,生动表现了描绘对象的神态,达到了如同 任佰年一样的成就。山水画也别开生面,用传统的技法写自己经历过的一丘一壑,因而构图着墨,时有佳趣。他为了学习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 “五出五归”游览了陕西、北京、江西、广西、广东、江苏等处山水,还欣赏了祖国更多的山光水色。

齐白石是全能画家,人物、山水、花鸟都很擅长。昆虫的描绘可以“为万虫写照,为百鸟传神”,不论是工笔或写意,也都具有高度的真实感,一触即动,栩栩如生。他以人物画多以意胜,多以奇出。早期作品以工细见长,给人画像能在纱衣里面透视袍褂的团龙花纹,被人称为绝技,所作仕女勾脸俊美,衣纹用“籣叶描”兼“折庐描”,很像黄瘿瓢,能够比较准确地表现丝绸被体的质感。

他不但能绘画,还能书法、刻印和作诗。诗、书、画、印都形成了自己与众不同的风格。由于胡沁园的诱导,齐白石也学会作诗,他的初次处女作,是当年在韶塘咏诗牡丹,出乎意料之外,初出茅庐的诗人吟出了“莫羡牡丹称富贵,却输梨橘有余甘。”的诗句1,被广泛传诵。齐白石的诗有三千多首,主要收集在《借山吟馆诗草》和《白石诗草》里。他莫急于读书,莫大于画画,实际上他也是齐头并进顾此不误彼。他的书法得力于李邕和金龙,齐白石不仅善于以书入画,还善于以画入书,在书法中,可以看出他在结体和分行布白上,能成功地运用绘画艺术对照或照应的规律。他的刻石一般在向邓、丁、黄学习的基础上,篆法、刀法一意学赵之谦,达到了赵之谦的水平,后又学汉印,参以己意,自成一家。他刻出来的印章,没有一枚不是刚健古拙、纵横快利。他十分讲究篆法,以许慎说文解字为仿本,又参取汉代官私印和汉魏碑碣文字,他敢于“去雕琢,绝摹倣”,不为传统中的某些固定方法所拘束,有时自己也作些理所当然的变更。印上横竖两笔,从事不当死板的对称,而是有疏密,有参差。即所谓单刀法,通常表现为:白文左边和下边平整,右边和上边随刀势自然缺损;朱文右边平正,上边和下边的应平应缺,常有变化。齐白石的书法是综合了麓山寺碑、三公山碑、天发讖碑和金龙体、吴昌硕体诸家之长而后形成一家之法的,篆书气魄宏伟,用笔如刀,行书笔势也极雄浑,取法古人但极有个性。这样,就和他的画、印十分调和地形成了艺术上的统一。

他50岁以后,定居在北京专以卖画、刻印为业。他在绘画上推崇徐渭、陈师曾、朱耷、石涛和吴昌硕等人,在刻印上学邓石如、丁敬、黄易、赵之谦,形成了“齐派"。晚年,他实行“衰年变法”,画法大变,肆意创作,构图新颖,用笔简朴,点墨成形。所作中多乱头粗服,线条更简练,更恣肆,看起来很怪,也很有趣,题上短诗或小记,常常耐人寻味。

齐白石是一个热爱和平、热爱艺术、热爱生活的人,他性格澹泊、虚心、谦逊、而又勤劳、俭朴、富有正义感。他和一切劳动人民一样,没有什么特殊,所不同的就是他以自己的非凡艺术成就突出地表达了这些品质。

齐白石是以人物画意胜,多以奇出。萍乡博物馆珍藏的这幅人物画《阿弥陀佛》图,是齐白石画人物画中最突出的一幅,也是他“衰年变法”以后最典型的一幅。这幅《阿弥陀佛》图,画芯长96厘米、宽46厘米,是他65岁时为文舟虚之子文简因在粤失踪之勉所作。画面他用几笔简练的粗笔,勾勒出人物的衣着,画出了一个印度和门双手合袖,盘坐在地,双眼紧闭,静静有词地在保佑舟虚的儿子文简平安,右上角题有:“阿弥陀佛”。下面用两竖行题有:“舟虚仁弟其子文简在粤失踪,为造弥陀佛一座愿文简早见父母,齐璜戊辰”。钤:“木居士”白文方印,左下角钤“乐石君”朱文方印。

舟虚,乃萍乡城区人文舟虚(1888—1940)名素松,字舟虚。毕业于江西陆军测绘学校,曾任黄埔军校第一期兵器教官。他追随并护卫孙中山,深得孙中山的信赖,1925年黄埔军校机构调整,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兼军法处处长,文舟虚任管理处处长。后又成立国民党党军第一旅,他任教导处第三团第三营营长,共产党人陈赓为其下属的第七连副连长。文舟虚历任国民革命军军械处少将处长,参谋本部测绘局少将局长,广东和福建兵工厂厂长,国民政府训练总监少将参事。他虽然从戎军界,却胸怀文采,儒雅风流,平生酷爱收藏,又是一个收藏鉴赏家,他收藏甚丰,并著有《互削文字谱》。他喜好广交墨客,以文会友,因而留下与齐白石等大家书画结缘的轶事。1928年齐白石闻知文舟虚之子在广东失踪,特意作此画送给舟虚祈求平安,可见齐白石与文舟虚关系密切,友情深厚。在此之前,齐白石还书联贺文舟虚35岁生日,并说读了文舟虚的三首自寿诗,拟容后再行作诗奉和。其忘年之交情谊甚笃,时有诗词酬和,由此可见一斑。

文舟虚虽然只活52岁,却留下了一代大画家齐白石所赠的这幅《阿弥陀佛》,成为萍乡博物馆的馆藏珍品,从文舟虚所收藏的名人、名家与社会贤达的书画作品来看,不仅体现出文舟虚素养深厚,雅意纵横,也显示这些书画作品具有文物价值。

齐白石这幅《阿弥陀佛》图,是他“衰年变法”中的最具典型的代表作,是他灵活运用旧规律寻找新规律的独创。这幅画笔意简练,着墨不多,却意味深长,表现了齐白石变法以后的艺术手法。

注:①诗句取材于唐诗“牡丹秋冶乱人心”一绝。


文章分类: 学术研究
分享到: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