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润如玉的青白釉瓷枕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5-08-20 16:03作者:李 鹏

枕作为日常生活用具,它对人们的睡眠至关重要。《诗·陈风·泽陂》云:“辗转伏枕。”《说文》曰:“枕,卧为所荐首者也。”人在睡觉时靠枕垫起头部,可合理调整血压,高枕安卧入梦乡,以保证大脑得到充分休息,身体消除白天的疲劳。枕往往与席联用,以泛指卧具。如《吕氏春秋·顺民》记载:“身不安枕席,口不甘厚味。”古乐府《孔雀东南飞》云:“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

枕的起源时间很早。“枕”字从木,可知最早是以木代枕。枕至迟在商代晚期就已经出现,据晋人《拾遗录》记载,殷纣王有“玉虎枕”,上有“帝辛九年献”等题款。到春秋战国时期,无论是王公贵戚还是庶民百姓都喜爱用枕,枕已成为贫富咸宜且十分普及的寝卧用品。

正因为枕受到人们的青睐,所以历代的制枕工匠很重视对枕的改革设计和翻新装饰,使之有多种多样的质地和品类,可谓多姿多彩,琳琅满目,以供各式人等随意选择。若以质地区分,有玉石、陶瓷、漆器、皮革、珍木、藤竹、丝绸、布帛,还有名贵的琥珀、玛瑙、水晶以及金银、珠宝镶嵌等等。若按品类区分,则有龙头枕、伏虎枕、鸳鸯枕、鸡鸣枕、菊花枕、楠榴枕、石膏枕、惊枕、药枕等等,性能繁多,用途有异,形制也各具特色。

瓷枕是古人颇为喜爱的夏令寝具,一般认为它能清凉心肤,爽身怡神,还有人认为它“最能明目益睛,至老可读细书”。瓷枕始创于隋代,唐代就有烧制得很精美的绞胎花枕以及豹头、伏熊等兽头枕。瓷枕在唐宋元几代最为流行,其产地甚广,形制繁复。耀川窑、磁川窑、吉州窑、七里镇窑等众多窑场均生产有风格多样的瓷枕精品。宋代有不少瓷枕制成卧伏的婴儿或兽状,在枕上用彩釉描绘华美的图画或题写诗句,使之成为雅俗共赏的艺术品。

河北巨鹿出土的瓷枕上写有一首五言诗:“久夏天难暮,纱橱正午时;忘机堪昼寝,一枕最幽宜。”它言简意赅地道出了瓷枕的妙用。宋人张耒《谢黄师是惠碧瓷枕》诗云:“巩人作枕坚且青,故人赠我消炎蒸,持之入室凉风生,脑寒发冷泥丸惊。”可见宋代河南巩县窑生产的瓷枕品质优良,功效明显,故而成为馈赠佳品,获赠者则对其赞不绝口。

宋代江西景德镇窑场生产的青白釉瓷枕更是闻名遐迩,它造型纷呈,胎细光洁,釉汁匀净,色质如玉,故宋人称其为“玉枕”。女词人李清照在《醉花荫》中写道:“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景德镇民窑博物馆为配合13个基建项目,联合对景德镇湖田窑址进行了十次抢救性考古发扬,发掘面积6000余平方米,获得品类繁富的陶瓷遗物数十万件,时代涵盖五代至明代700余年。出土器物中尤以青中泛白、白中显青的青白釉器数量最大,器型多样,用途广泛,仅瓷枕就有数十件,可分为人物枕、动物枕、镂空枕、长方形枕、元宝形枕、荷叶枕等几大类。这里我们介绍其中的三件。

青白釉婴孩座形枕,该枕长约15.5厘米,枕面残失。一孩童左侧卧于底板上,底板为偏平椭圆形。孩童头枕左手,右手握弯曲长瑞枝,身着围兜,脚穿软鞋,双手带镯,腹前戳印圆圈纹,婴孩身体肥胖,睡态可爱。底板中空。外底面有四个垫块痕。

青白釉婴孩座形枕,该枕长约14.6厘米,枕面残失。两个头扎双髻的婴孩相向侧卧于底板上,底板为委角扁平长方形。左侧的婴孩右手支头,左手握瑞枝,右侧的婴孩左手支头,右手抱住另一个婴孩的胖腿。婴孩造型系圆雕实心,神情恬静安逸,憨态可掬。

青白釉立狮座形枕,该枕长15.1厘米,高10厘米,经修复完整。狮子面向左侧立于底板上,底板为扁平椭圆形,板沿刻成花边状。狮头双目圆睁,张口露齿,狮身刻划鬃毛,狮毛下垂至底板面。狮身健壮,神态威猛。狮背顶一如意状扁平枕面。灰白胎,除外底面留有垫块烧痕外,通体施青白釉。

景德镇陶瓷民俗博览馆则珍藏有一件青白釉龙虎斗座形枕,该枕长14.5厘米,高12.9厘米,釉色莹润,器形完整。近似花梯形的面板厚实,底板为椭圆形。龙虎对峙,嘴噬爪执,争斗激烈,滚作一团。其构思新奇别致,造型优美生动,集捏、贴、雕、刻等手法于一体,确是一件实用功能和工艺价值兼具的瓷枕精品。


文章分类: 学术研究
分享到: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