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文物鉴藏家文素松与《熹平石经·周易》残石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6-12 10:58作者:陈六如  邓 里

东汉熹平四年(175),灵帝刘宏采纳著名学者、书法家蔡邕的建议,将官方审定的儒家典籍,以隶书字体勒碑立于洛阳太学门前,作为学界的字学标准颁行于世。从熹平四年始到光和六年(183)完成,前后经历9年。经文有《鲁诗》、《尚书》、《周易》、《仪礼》、《春秋》、《公羊传》、《诗经》七种。此举成为我国文化教育史上影响深远之大事。当时全国各地的儒生云集洛阳,“其环视及摹写者,車乘日千余辆,填塞街陌”。七年以后,董卓烧毁洛阳宫庙,太学荒废,石经受到严重的摧残,以致荡然难寻。宋代,开始有石经残石出土于洛阳太学遗址,民国时期出土了更多石经残石,一时间,古玩商与收藏大家竞相追逐,石经研究也成为上世纪学术界关注的一个焦点。这些极为珍贵的文物,现分别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河南省博物馆、洛阳博物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等单位,还有少部分流至海外。

   萍乡文物鉴藏家文素松收藏的《熹平石经·周易》残石是民国时期出土的。据1988年1期《文物》范邦瑾《熹平石经的尺寸及刻字行数补正》一文载:“此石是1925年出土于河南洛阳东偃师大郊以北里许,初归张定业,1930年转归文素松,建国后藏于上海博物馆。”遗憾的是文素松于1940年在成都去世,此时正在抗日战乱中,随着收藏者的去世,石经残石如何上海博物馆,以至于人们对发现并收藏者的相关信息也从此湮灭。

   文素松(1888——1940),字含和、号舟虚、寅斋,室名思简楼,萍乡城区磨盘石人。先后就读于江西陆军测绘学堂,河北保定军官学校第三期炮兵科。黄埔军官学校成立后,从第一期开始,先后任兵器科教官、管理科主任。北伐战争期间,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军械处少将处长、广东和福建兵工厂厂长、1930年——1938年任南京国民政府训练总监部参事。后因病辞职疗养。南京沦陷后随军迁居成都,1940年因病在江津县逝世。他精于古文典籍与碑记注释,是民国时期著名碑帖鉴赏、收藏家。著有《金石琐录》、《汉熹平周易石经残碑录》、《补寰宇访碑录校勘记》、《瓦削文字谱》、《文府君圹记》《尊人广记》等。

    文素松虽然一生在军界任职,却以碑帖,文物收藏鉴赏名世,与清末民国金石考古、书画篆刻家和社会名流诸如齐璜(白石)、陈三立(散原)、李瑞请(梅庵)、李济深(任潮)、欧阳渐(竟无)、庄蕴宽(思缄)、朱益藩(定园)、杜心五(慎媿)、肖娴(雅秋)、郑孝胥(苏勘)、于右任(伯循)、胡汉民(展堂)、钱大钧(慕尹)韩国钧(紫石)、曾熙(农冉)、谭延闿(祖庵)、谭泽闿(祖同)罗振玉(叔言)、樊増祥(樊山)、潘景郑(寄区)梅兰芳(畹华)卓君庸(定谋)、黄溓(鞠生)徐乃昌(随庵)、铁禅(法号心镜)、邵元冲(翼如)、梁漱溟(寿铭)等一大批人士交往,且多有书画来往。齐白石与文素松过从甚恰。齐白石(1864一1957),湖南湘潭人,我国20世纪著名的书画、篆刻巨匠。曾任教于北京国立艺专教授、中央美术学院。担任北京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被授予“中国人民艺术家”的称号、1955年荣获国际和平金奖。1923年为文素松作了一幅《紫藤》立轴,款识为“舟虚仁兄雅正,癸亥秋八月,齐璜白石翁制。”同年,又写了一幅对联“群把南山当高寿,君偕仙鹤作同侪”题款有“癸亥冬十月初七,为舟虚仁弟诞辰,自作诗三首为寿,余始知吾弟三十五矣,书此寿之,”1928年作《阿弥陀佛》立轴,题款为“阿弥陀佛˙舟虚仁弟其子文简在粤失迹,为造弥陀佛一区,愿文简早见父母。齐璜·戊辰”《梅花八哥》,题款为“舟虚仁兄既有余画藤萝一幅,又有画佛一尊,再三索画此幅,余知其非贪,实所好也。癸亥秋九月时同居京华,齐璜并记。”另有杜心五的题款“绰约争春,一尘不染。老干无枝,坚白独真。戊辰冬日杜慎媿题”。1931年作廿四开《山水册》(存十二开),其中《柳浦秋殅》的题款“吾画山水,时流诽之。故余几绝笔,今有寅斋弟强余画此,寅斋曰此册远胜死于石涛画册堆中一流也,即乞余记之。白石。”《朝阳》的题款“寅斋仁弟清属,辛未秋八月始画此册廿又四开,以应前三年之雅意也。友兄齐璜并记。”文素松与罗振玉的交往从其一封使用“上海朵云轩制牋”书写的信笺内容可知,他写道“安阳之龟甲文字可否请兄代为搜集若干俾便成书,倘有可收之件请即示知。弟收藏之铜器,(尚有未拓之器,因无暇也)曾检出拓片一份寄奉罗先生矣,亦不知□收到否。弟寄旅顺扶桑町三番之七八罗叔言先生收。弟深愿与兄长处在一处,现未得时机,祗好待诸异日耳。匆匆顺颂旅安。弟文素松书七月廿二。来信请寄宜黄廿六路总指挥部,弟日内前往也。又及。”罗振玉(1866一1940) 江苏淮安人,祖籍浙江上虞,字叔言、叔蕴,号雪堂,晚年更号贞松老人。书法善篆、隶、楷、行。曾搜集和整理甲骨,铜器、简牍、明器、佚书等考古资料,均有专集刊行。编著有《贞松堂历代名人法书》,《高昌壁画精华》、《殷墟书契》、《殷墟书契菁华》、《三代吉金文存》等。文素松与李济深交往甚深,黄埔一期,两人即开始交往。李济深((1885─1959))原籍江苏,生于广西苍梧,原名济琛,字任潮,中国著名民主主义革命家。早年毕业于北京陆军大学,曾留学日本。1924年任黄埔军校教练部主任。北伐战争时期,任国民革命军参谋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第一、二、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59年10月9日,李济深在北京逝世,终年74岁。李济深于1929年3月21日——1931年10月19日,被蒋介石关押于南京汤山,文素松多次公开探望,引起蒋介石的嫉恨,不被重用。李济深出狱后送文素松对联“志气坚铁石,廊庙等山林”上款“舟虚兄属”下款“李济深”。文素松与徐乃昌的交往,从《徐乃昌日记》“庚午[1930年]元月14日,舟虚赠其《尊人广记》印本,舟虚自撰,谭延闿书。又赠《瓦削文字谱》,皆舟虚在洛阳金村镇所得古瓦附释文,并示我新得洛阳汉残石石经、大兽牙六枚,汤阴殷虚书契至大者、雷纹者二,拓本皆兽骨。余亦藏有至大之兽骨,两面均有文字。舟虚云价值迂千;又示梁西参军陈荔造象(像),并赠拓本文曰:“‘梁西参军陈荔作侯景乱,斩贼首,结鞍入台,破贼率家属。并□□诏造像十二区。’正面刻人乘马并台形。”这段关于文素松将著作赠送给徐乃昌,又将自藏收藏的珍贵文物请徐乃昌观看,即可见两人关系不一般。在与文素松交往的名人中,谭延闿有送文素松单条书王安石诗“一水衣巾翦翠绡,九峰环佩刻清瑶。生才故有山川气,卜筑兼无市井嚣。三叶素封门阀在,十年陈迹履綦销。荣归早晚重携手,莫负幽人久见招。”题款为“舟虚

先生正,谭延闿”陈三立有送文素松对联“心在青云故人处,身行红雨乱花间。”题款为“舟虚世仁兄正,散原老人陈三立。”

文素松不仅通文,而且精武,是民国时期著名武术家,自然门武术创始人杜心五的早期弟子之一。杜心五有赠联多幅,其中有一幅内容为“始知明月无今古,独有浮云自去来。”题款为“舟虚吾徒属,丙子杜心五。”据说文素松功夫高深,是杜心五徒弟中杰出者,民国武术界谈到杜心五、自然门、一定会提到文素松。后来文素松淡出武林,注重碑帖文物鉴藏。文素松也笃信佛学,每天要念一个多小时佛经。他有三副念珠,分别是用人头骨、琥珀、和玛瑙制作而成。曾手书《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文素松收藏的《熹平石经》残石,为上世纪30年代出土于河南洛阳偃师太学遗址,双面刻字,内容为易经中《文言》《说卦》《家人》《归妹》等,其面积之大、文字之多,在当时,称得上是有史以来我国已发现的东汉石经残石保存最好的一块,成为他一生最值得骄傲藏品。对于他收藏石经残石一事,国学家王易(字晓湘,1889—1956)有《熹平石经残石歌为文舟虚作》七古一首,诗曰:“臣斯轘裂祖龙死,六艺不废江与河。茂陵刘郎右儒术,百家爝火徒殊科。东周逢掖三万士,治隆俗美菁者莪。石渠天禄庋藏密,勒石虎观瞻嵯峨。古今元恶在兵革,大宝历世寻镌磨。义疏章句递充栋,帝虎千载谁正讹。文侯嗜古今六一,物聚所好归网罗。得其一角自墟莽,剔藓刮垢勤摩挲。审文大易经及传,计字半千存最多。熹平铭表累十百,逊此希世同璆珂。文侯櫜鞬行万里,盾鼻磨墨还寤歌。汲古抱残思述作,文敝道丧君则那。烽烟薄海鸣金戈,神州荆棘悲铜驼。羹墙礼乐祇馀梦,抚此一喟双滂沱。”诗中对文素松收藏石经残石的经过和石经的内容作了记叙,认为“熹平铭表累十百,逊此希世同璆珂”。北京的著名学者王益芝,旅居济宁时与文素松结识,1930年得知文素松收藏到熹平石经周易残石后,为他篆印一方,文曰“萍乡文氏寅斋宝藏熹平易经残石”十四个字,边款用微雕刻有一段重要的文字。“蔡邕鸿都石经,立于熹平四年,当时观者车马填隘。未三年,兵火离乱,已失其半。后迁于鄴迁于洛复迁于长安,遂致荡然。至唐开元仅存墨本耳。宋初开地,唐御史府得石经十余石,嘉佑中居民治地得石经碎石,清乾隆四十二年黄小松司马得墨本石经论语一百二十七字,当时金石家莫不吟题争睹为快,司马什袭珍藏以为稀世之宝。今文舟虚先生得熹平易经残石四百余字,如此之多,且为石刻,自宋以来金石家所收古器无此典重,比之司马墨本与夫汉碑中之礼器、张迁均不足与相埒,真千古之奇观也。芝与先生识荆于任城,因好古有同情,遂交游而益密,兹闻此石将拓百份,为海内学者广其闻见、藉资考证,惜小松司马之不及见也。谨篆‘萍乡文氏寅斋宝藏熹平易经残石’十四字为赠,他日墨本永世人与物传,芝得附□尾亦与□幸焉。民国二十年二月北平王益之篆赠。”

关于《熹平石经·易经》残石的收藏,据有关资料记载,石经残石出土共有两块,原石下段归书法家于右任收藏,上段归文素松收藏。又据李虎《于右任与文物》(咸阳师范学院学报)说,于右任收藏的石经残石是在1931年。当时于右任从洛阳古董商人手中,以4000银元购得《熹平石经˙周易》残石,起初只付了半价,两年后,杨虎城因公去南京途经洛阳,代付欠款后将残石带到南京交给于右任,后又运往陕西西安、三原等地,1952年,陕西省文管会将其置放西安碑林。 综上所述,民国时期共出土了两块易经残石,刻有同一段《易经》文字。文素松收藏是在1930年以前,这从徐乃昌庚午(1930)元月14日的日记和王易、王益芝对文素松收藏石经残石的时间和意义可以认定。于右任购于1931年,两年以后即1933年才收藏到手,也是事实。   对于文素松所收藏的《熹平石经·周易》残石,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藏在何处,1988年《文物天地》杂志第4期刊登了范邦瑾文章《上海博物馆藏熹平石经<周易>残石》,文中说上海博物馆藏有熹平石经中《诗经》《周易》各两石。所列《易经》残石拓片之一,即刻有“家人”——“归妹”卦的那一面,与我馆所藏由文素松手拓的《熹平石经·周易》残石拓片一模一样,因此可以认定,文素松收藏的《熹平石经·周易》残石,现藏于上海博物馆,至于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入藏该馆的,则不清楚。

文素松手拓的《熹平石经·周易》残石,据王益芝说拓了100幅,赠给“海内学者”,究竟送给了哪些人,现尚有多少存世则不得而知。我馆仅收藏其手拓易经残石单条一幅,内容为易经中的“家人”——“归妹”卦的部分文字。残石文字竖排20行,存285字,残字15。左下角钤名章“文素松印”和收藏章“萍乡文氏寅斋宝藏汉熹平石经周易残碑之印”。

《熹平石经》向来为书法界、考古界所珍视。文素松收藏和手拓的《熹平石经·周易》残石,为推动我国汉代碑刻的研究作出了较大的贡献。至于他收藏了的文物有多少类、多少件,因他去世过早,也不见有清单面世,因此无法知道。仅从一些相关资料知道他曾经收藏过碑刻、碑帖、古籍、字画、铜器、祀骨、甲骨文等。我市1984年4月26日《萍矿工人报》刊登文雨村的文章《文素松是古董收藏迷》,作者说,在杭州博物馆展厅参观时,见过文素松收藏的双鱼洗。又曾将个人所藏,由齐白石篆刻的“文素松印”“思简楼”两方印章卖给湖南省博物馆。1990年《萍乡文史资料》第十二辑载《文素松先生生平事略》一文,说文素松在南京、上海的家中有大量的文物、古籍。曾收藏从山西某寺庙买回的十二幅唐代壁画。“1937年,抗战爆发,素松先生唯恐文物遗失,便将一部分送给了南京博物馆,一部分交给他的一位朋友,藏人地下,至今下落不明。”他还捐了一部分古籍给萍乡大成图书馆(今萍乡图书馆),其中《天隐和尚语录》七卷二册为国家一级孤本书。文素松收藏并赖以写成《瓦削文字谱》一书的160余片有文字的汉魏瓦片,据民国著名古籍版本学家潘景郑(1907——2003)于1955年在《瓦削文字谱》扉页用毛笔写的一篇跋即可知晓。他写道:“文氏思简楼所藏古瓦削百六十余片,十年前得诸□市,沧桑而后,古欢阑珊,即捐诸合众图书馆,以蕲永保。倾检笈得文氏影印之本,枨触前□率余两绝以存鸿爪。”“金村古瓦几摩挲,思简烟云漫自夸。十载弆藏混似梦,凭谁珍惜到官衙。”“奇绝古物久阑珊,典净阮嚢劫梦残。批卷墨残添枨触,人间聚散等闲看。”“乙未后三月八日灯右漫题,寄区。”文中所说“合众图书馆”,是一所上海私立图书馆,创办于上海孤岛时期的1939年8月,1953年6月18日,合众图书馆资产包括全部珍藏25万册图书、15000种金石拓片捐献给上海市人民政府,成为上海图书馆一部分。另外,潘景郑所题《瓦削文字谱》一书中还有文素松的亲笔所题“公达叔正,素松上”六个字。文中所说“公达”即文公达,是晚清著名词人文廷式的儿子,十九世纪初即活跃在上海文坛,曾任上海《新闻报》副主编,是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崇拜者之一,“兰芳后援会”成员。梅兰芳去美国演出之前,亲手为一群崇拜者拍了一张合影照片,文公达也在其中。关于文素松的文化修养,除了前述的著作,我们从其集句文字,且分别由民国时期我国著名佛学大师欧阳渐(1871——1943)书写的“困居幽谷,理乱不知;利涉大川,穷通乃现。”和近现代著名的教育家、美术家、书法家李瑞清(1867——1920)书写的“舟虚任所适,飞鸟相与还”这两幅对联即可见一斑。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