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依旧拂昭萍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1-19 15:55作者:彭  维

歌谣是劳动人民的心声。《尚书.舜典》说:“诗言志,歌永言”。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分风、雅、颂三部分,以“风”著称于世,“风”者,即民间歌谣。   

《毛诗》曰:“曲合乐曰歌,徒歌曰谣”。说的是民歌是有曲调的、能唱的;民谣则是语言有一定的节奏,依靠吟、念、诵而流传的。   

民间歌谣反映了劳动人民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日常生活的现实,积累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经验,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它又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心声,曾经是劳动人民向统治阶级进行斗争的有力武器;在沉重的生产劳动中,它又能起到振奋人心、激发干劲、调剂精神、消除疲劳的作用,同时它还能传播各方面的知识,成为人们生活的有力助手。   

萍乡,地处“吴头楚尾”,素称“吴楚咽喉”,是镶嵌在赣西土地上一颗璀灿的明珠。黄帝划野分州时,萍乡属九州之一的扬州地域。春秋战国时为楚国长沙郡地,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萍乡被划为长沙郡临湘县地,汉高祖刘邦时萍乡属于宜春县地,三国末期,东吴宝鼎二年(公元267年)析宜春县建萍乡县,归安成郡管辖,萍乡县治设在芦溪古岗,至今已有1700余年。   

“惟楚有才”,说的是楚地人才辈出,文风发达。萍乡先民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结合其亲身经历的现实,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其中民间歌谣更为突出。在诸多的民间歌谣中,情歌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数量多,艺术性也较高,流传时间久,流传范围广。情歌一般采用比兴手法,表现劳动群众中的青年男女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及对爱情的追求,有的表现他们对封建礼教的反抗和控诉。   

萍乡情歌以“七字句”为主,属小调形式,小调多数是反映日常生活,曲调多抒情流畅,结构较整齐,节奏较规整。句式结构多种多样,富于变化,长短句普遍,常以“四季”、“五更”、“十个月”、“十二月”等联缀多段歌词。如萍乡有名的《十月采茶》、《十盘果子》、《十月望郎》、《闹五更》、《十二个时辰》及《劝郎歌》、《送郎歌》等等。其中有的表现青年男女纯真爱情或者反映劳动人民丰富多彩的生活。如“三个老妹斫柴烧,跌加一把好柴刀,哪只哥几捡到哩,三个老妹随你挑”。又如“高山挖土栽高梁,高梁蒸酒喷喷香,呷酒要呷高梁酒,恋妹要恋舰姑娘”。   

情歌中还有一种形式,即长篇爱情叙事歌,它篇幅巨大,其中采用联缀的多段歌词,把一个个动听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如著名的《吴燕花》就是其中代表,全篇共1155句,描写男主人公油塘庄柯子书与荷塘冲吴燕花的爱情故事。其中《十个枕头》、《十个路途》、《五更想姐》等就体现了情歌小调特色。   

萍乡是块红色的土地,红色歌谣自然也不少。体现著名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的《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部歌》即是其代表:“创造世界一切的唯我劳工!被人侮辱压迫的唯我劳工!世界兮,我们当创造!压迫兮,我们当解除!造世界兮除压迫,团结我劳工!”还有反映当时农民运动的“土豪劣绅留不得,留了好比路上棘,大家铲除棘蔸于,工农群众得安乐”。还有描写安源大罢工期间,萍乡农民暴动热烈场面的“张打铁,李打铁,打把梭标送农协,梭标磨得赤赤光,土豪劣绅心胆寒”,还有《红军杀敌歌》、《妇女慰劳歌》、《胜利总是属于我们的》生动地表现了苏区人民和子弟兵(工农革命军)团结一致、鱼水一家、众志成城、勇杀敌人的决心,歌颂了萍乡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英勇的革命斗争。   

萍乡还有一种歌谣形式叫“盘歌”,又称“孝歌”、“夜鼓歌”、“夜歌子”、“孝堂歌”,这是湘赣边界一种闹孝堂的歌体。它本来不同于农村的《放牛歌》,两者有很大区别,但在日长月久的流传过程中,互相渗透融合。萍乡盘歌,甲乙双方互相答对,通宵达旦,妙趣横生,其乐无穷。内容上至天文,下达地理,神话传说,时闻逸事无所不及,对到激烈高潮时,甚至双方产生对吵对骂,不过都是通过歌唱,大打嘴巴皮子仗。如“你也唱来我也唱,我的婆娘你喊娘,你喊娘来我喊妻,耶崽面前莫分高低”。“你也耍来我也耍,我的姨仔你喊姐,你喊姐来我喊姨,郎舅面前莫调皮”。这就融入了放牛山歌的成份,萍乡俗话说的“成了放牛场”。   

劳动歌和生活苦歌在萍乡歌谣中亦占了很大的分量。劳动歌指以劳动为内容的歌谣,生活苦歌则是反映旧社会劳动人民苦难的歌谣。萍乡劳动歌中以田歌为主,《昭萍县志》载“莳秧时击鼓而歌,谓之插田歌”,如《插田歌》、《犁田歌》、《放牛歌》等等。生活苦歌有反映安源矿工生活的《劳工记》和上埠瓷业工人生活的《瓷工谣》以及山区造纸工人生活的《纸棚歌》最为典型。如当年流传在安源的“少年进炭棚,老来背竹筒,病了赶你走,死了不如狗”。“听说安源好赚钱,一来来了两三年,想回家去见老母,身无半文盘缠钱”,生动表达了矿工悲惨的生活场面和愤怒的控诉,真是催人泪下,闻之心酸。   

仪式歌是伴随民间的男婚女嫁、贺生送葬、造屋上梁、行业开张、四时节令等礼俗和祭祀等仪式而诵唱的歌谣,多为祝颂,寄托希望,其中丧葬歌多为对死者的称赞和怀念。萍乡较流行的有《起屋上梁歌》、《造船歌》、《赞彩》、《朝南岳》、《哭调》等等。   

萍乡歌谣中的童谣也很有特色,内容丰富,当年萍乡有首童谣“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它成为了萍乡名字来由的诗意传说。宋代诗人黄庭坚有诗确证。“楚地童谣已兆祥,果然所得属昭王,若非精鉴逢尼父,安得佳名冠此乡。”萍乡人最熟悉的童谣莫过于“咕咕咕咕,油煎豆腐”。还有《麻雀几灰里打只滚》、《打叉叉,兑饼呷》等等。萍乡童谣符合儿童理解能力、生活经验、心理特点和欣赏趣味,简洁生动,短小精悍,节奏鲜明,琅琅上口。   

民谣是劳动人民日常生活和现实斗争的反映,它总结经验,提炼哲理,表达见解和意愿,具有口头性、流传性、群众性的特点。如“南张北姚,无事莫撩,姚家喊打,张家喊舍,张家告一状,姚家死一半”。如流传在上埠瓷工中的“少年进棚厂,老来背筒管”。不可忽略的是萍乡儿童游戏歌谣,也占了歌谣中一定的比例,如《捉人仔》、《买狗几》、《种莲子,开荷花》等等。   

昭萍沧桑千余载,楚风依旧拂面来。萍乡歌谣经过千百年历史的洗礼,洗刷去昔日的尘埃,焕发出新的灿烂的光辉,数千个春秋逝去,但淳朴厚实的楚风依旧吹拂着昭萍。随着新世纪的到来,民间歌谣将插上时代的翅膀,伴随着历史潮流继续广大传唱。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