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展览的社会教育活动 ——以萍乡博物馆为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5-30 16:54作者:李文涛

2007年国际博协重新修订“博物馆”的定义,此次修订将“教育”放在了博物馆职能的第一项,即“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其中社会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近几年来,博物馆的社会教育作用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不可或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博物馆作为“第二课堂”、“实践基地”、“德育基地”、“研学基地”真正发展为除学校教育以外的第二教育系统。博物馆的展览是博物馆展示信息的主体,是博物馆进行社会教育活动的主要阵地。博物馆的信息有许多传播形式,其中陈列展览是最基本的形式。博物馆既设置长久性的基本陈列,又举办临时性的展览,两者相辅相成担负着博物馆信息的展示任务。

全球当代博物馆展览的发展趋势早已从“图表式”走向“议题式”,从“说教传播式”走向“ 参与互动式”。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陆建松在《如何策划博物馆展览》中特别提到博物馆教育工作者在展览策划设计中的作用,陆教授认为评估一个好的展览首要的原则就是知识性与教育性,这也是办展的目的,基于这个目的陆教授强调好的展览在策展的初期就应该有博物馆教育工作者的参与。

萍乡博物馆自免费开放以来,一直将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社会教育作用作为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尤其是近几年来社教活动获得了社会各界的一直好评,社会教育的开展也渗透在博物馆工作的方方面面,其中就包括陈列展览。萍乡博物馆平均每年的临时展览有十余个,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个临时展览。2015年12月萍乡博物馆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联合举办的《穿越七十万年:周口店北京人遗址文物特展》,自开展起就吸引了特别多的观众前来参观,尤其是许多未成年人观众。这主要是因为展览中设置了“观众体验区”,包括远古时期的“钻木取火”电子复原的“周口河”中捕鱼“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头像的免费制作等项目让参观者很感兴趣,90%以上的观众都在参观结束后积极参与体验活动,短短几个月的临展平均每天的观众人数达到2000余人。

其实这不是萍乡博物馆在展览中第一次推出互动活动,在2015年8月,我馆与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联合举办的《中国战斗——抗日战争时期木刻版画展》,为配合展览,开展当天举办了北京鲁迅博物馆黄乔生副馆长的主题讲座——《中国抗日战争木刻版画的光辉历程》,同时展览现场专设了一个观众互动项目——抗战木刻复制版水印的现场拓印,观众反响热烈,展览好评如潮。

时间再往前,2013年11月——2014年3月,萍乡博物馆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联合举办南方地区甲骨文化大型展览——《甲骨、青铜、玉器:世界文化遗产文物展》,这是商王朝文物首次跨过长江进入江西集中展示,展览历时5个月。展览展出的100件商王朝文物均系从殷墟考古发掘品中精选,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文物精品,其中数十件完整的刻有精细文字的龟甲和兽骨最吸引观众。同时展出的还有与甲骨文同时代的商王朝青铜器、玉器,甚至包括一辆虽已朽没黄土之中但结构保存完好的商代马车。当时此展览作为第二课堂的活动组织了全市学生前来参观学习,并根据展览活动计划,相继在南京、长沙、宜春巡展,反响强烈。我们根据展览内容及不同层次观众的需求,制定了各种不相同的展览宣传计划进行宣传,众多媒体也争相报道展览情况。中新网、江西日报、搜狐网、中国萍乡网等近20家媒体报道展览情况,展览宣传报道30余篇。此次展览我们在后来的观众调查中发现,几乎有六成以上的观众认为展览中可以增加互动环节,有些学生参观以后,在观众留言簿上学写甲骨文,有的观众认为目前破译的甲骨文数量很少,但是自己的名字中就正好有一个觉得非常幸运,如果有现场拓印甲骨文字就更好了……这些观众反馈让我们认识到,展览再好光有宣传还是不够,观众朋友的积极参与才能让展览深入人心,“让文物说话”,让展览活起来。

正因为这样,从2015年开始,我们的展览逐步增加互动项目和体验环节,观众参与度很高,反响强烈。2016年4月,萍乡博物馆与苏州碑刻博物馆联合举办了《百世一系——苏派碑刻名家作品展》,此次展览将展厅的四分之一划分为观众体验区——现场碑刻拓片制作。展览举办期间,连续有两所学校自发组织学生专门针对展览开展了社会教育活动——《品名家碑刻,做拓印专家》,每个学生在展览现场体验了裁纸、折纸、浸纸、上纸、风干、上墨和揭纸碑刻拓印的七道流程,学生们认真参与,乐在其中,萍乡电视台全程拍摄了整个活动并进行专题报道。

有了几次比较成功的经验,萍乡博物馆开始尝试在自主办的展览中融入社会教育,社会教育活动和展览紧密结合,取得了很好的宣传效果。2017年萍乡博物馆携手童画少儿美术教育连锁机构举办了《“博”眼萍城》主题系列活动。活动首先组织了360多名3—16岁的孩子走进博物馆,在讲解员的带领下观看博物馆展示的文物,深入了解萍乡的历史文化。通过讲解员的解说,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们对萍乡的历史文化有自己不同的理解和认知,他们用绘画的形式一一表现出来。萍乡博物馆和童画少儿美术教育连锁机构挑选出此次活动中孩子们创作的1400余幅绘画作品于10月21—29日期间举办《“博”眼萍城》画展,将孩子们眼中的美丽家乡呈现给观众。展览期间,我馆开设了5个不同年龄阶段的现场闯关游戏体验活动,展览也是由童画少儿美术教育连锁机构的孩子讲解,全市有3000多名中小学生前来参观,并且全部参加了现场体验活动。画展结束当天还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慈善义卖”活动,现场将画展上所有作品拍卖所得善款全部捐赠给萍乡温盘小学,建立一个图书图画室,孩子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公益,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围绕着《“博”眼萍城》的主题,同时又是孩子们喜欢的形式开展的此次本土历史文化学习活动和公益活动,让孩子们通过自己的观察和领悟,用画笔来描绘自己的家乡,在玩乐中学习历史知识,培养热爱家乡的情怀,从而树立正确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活动的教育意义明显, 获得社会各界一致好评,萍乡市的主流媒体持续关注并作了系列报道。

目前,世界博物馆界有识之士都已取得共识:博物馆是一种面向社会,具有广泛意义的教育工具。在中国作为博物馆事业的创始人张謇在创办中国第一个公共博物馆――南通博物苑时,就十分注重其社会教育作用,认为博物馆“高阁广场,罗列实验,得以综合古今,纵人观览”。“使承学之彦,有所参考,有所实验,得以综合古今,搜讨而研究之”。博物馆的社会教育职能是指博物馆运用文物、标本,并通过展示和讲解向观众实施社会教育。博物馆的社会教育是我国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代各种形式的博物馆,包括个人收藏,其主要职能是收藏和鉴赏,它的本质是把象征自然与人类进化、发展的历史文化遗产保存起来,而到了近代,随着历史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文化的繁荣,对博物馆有了新的要求――需要它发挥潜在的社会教育职能,以促进人类素质的提高。因此,“展示”已成为博物馆发挥教育职能的主要手段,所有收藏、保护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研究都由“展示”的发展而丰富、持久、提高。随着博物馆事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优秀的展览在博物馆展出,把展览办好、办活,真正走进百姓生活而惠及大众,是举办展览的意义所在。展览与社会教育有机结合,有效地发挥其教育职能,可深入挖掘展览内涵,提升展览高度和深度,扩大展览影响力,是展览的有机补充和价值的延伸。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