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宁陈隆恪与萍乡渊源考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5-29 16:53作者:兰  侠

说起陈隆恪可能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提起隆恪的胞弟国学大师陈寅恪的名字,稍微对文史感兴趣的朋友一定非常熟悉。他们的祖父陈宝箴是清末的湖南巡抚,在晚清时期领导了颇有影响的湖南新政,是一位有魄力、有建树的封疆大吏;他们的父亲陈三立是清末同光体诗派代表人物,近代著名的爱国诗人。义宁陈氏和萍乡的渊源颇深,本文试就陈隆恪在萍乡的有关史实进行考述。

一、隆恪其人

陈隆恪,字彦龢,亦作彦和,江西义宁(今江西修水)人,清光绪十四年(1888)正月初四日生于湖南长沙通泰街,1956年1月4日逝世于上海,享年68岁。祖父陈宝箴,谱名观善,字相真,号右铭,晚年自号四觉老人父亲陈三立,字伯严,号散原兄衡恪,弟寅恪、方恪、登恪。

先生出生后长辈按老家怀远陈姓谱辈“三恪封虞后,良家重海邦”为其取名“隆恪”,在家中兄弟大排行为行五。1904年曾与弟寅恪一起考取官费留日,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财商系,回国后先后任过南浔铁路局局长,汉口电讯局主任,九江税务局主任,江西财政厅科长、秘书,南昌邮政储蓄会业局副理,上海邮汇总局秘书等职。1951年由齐燕铭介绍任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顾问。著有《同照阁诗集》传世。

二、来萍完婚

陈隆恪的妻子,是萍乡望族上栗清溪喻家喻兆蕃的三女儿,名喻徽,字秀群,一字婉芬,婚后育有一女名陈小从。

上栗清溪喻家可谓是书香门第,仕宦之家。喻兆蕃的祖父喻增高,授翰林院编修,仕至詹事府右春坊左庶子,著有《澹香斋遗稿》,还是晚清名臣郭嵩焘的老师,咸丰年间,郭嵩焘因战事带兵过萍乡,特意到清溪喻增高墓上展拜,并写下《萍乡道中书感》三首。喻兆蕃的父亲喻恭和,优廪生,著有《友松山房集》。喻兆蕃本人20岁时应童子试,三场均列榜首,补县学生员。光绪十一年(1885)中举人,光绪十五年乙丑(1889)中进士,与陈三立同榜,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历仕宁波、杭州知府,海防兵备道等职,光绪三十四年(1908),因母病故回家守孝。民国后致力於萍乡地方教育事业,为萍乡培养了大量人材。所著有《人理集》《问津录》《温故录》《既雨轩诗钞》《既雨轩文钞》。

喻兆蕃有二子五女,长子喻磐(相平)娶上栗金山张鹏霄女张麦秋,即我国著名音乐家喻宜萱的父亲、母亲;次子喻崧(叔峻),娶萍乡贺国昌女;长女喻筠,适贺鹏武(字逊飞,贺国昌侄);次女喻雅,适萍乡文倬;三女喻徽适义宁陈三立次子陈隆恪;四女喻彤,适莲花朱益藩次子朱毓璋;五女喻彝,适山阴俞大经。

陈隆恪与喻夫人很早就已订婚,两家订婚时,陈隆恪尚在日本留学,结婚却比较迟,喻兆蕃很喜欢陈隆恪,一再催促陈家完婚,据《陈隆恪先生年表》记载:民国四年乙卯(1915)先生二十八岁,十月,先生赴江西萍乡,与未婚妻喻徽(字婉芬)完婚,在萍乡过年。《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1915年”条也记载:本年兄隆恪二十八岁,十月初二日至萍乡,入赘喻兆蕃家”,陈隆恪从此与上栗清溪这片土地结缘。

陈三立以诗闻名,其子皆能诗,陈衍在《石遗室诗话》中记载“散原诸子多能文辞,余赠师曾诗,所谓‘诗是吾家事,因君父子吟’者也”。与衡恪、寅恪、方恪作诗所不同的是,陈隆恪的诗兴得力于岳父的启发。1915年完婚后,在喻家居住期间,受岳父喻兆蕃诱导开始写诗。喻兆蕃十分喜欢笃实厚道的陈隆恪,朝夕与之切磋诗艺,还赠送给他一部《诗韵》,在岳父的引导下陈隆恪从此与诗结缘,当一次偶然的机会陈三立得知了陈隆恪还会作诗便十分高兴。据陈小从回忆“不知道什么原因,祖父(陈三立)对于父亲(陈隆恪)能诗一事却并不知晓,一次偶然的机会,祖父在刊物上见到署名‘彦和’的几首诗,就对我母亲说‘这不是隆伢的名字吗,难道他也学作诗?写的还不错呢’,母亲插话说‘他没有七弟(陈方恪)作的好吧’祖父摇头道‘不然,老七的诗辞藻华丽,但没有老五的充实’” 。

对于陈隆恪的诗陈声聪有评价这样说“彦和之诗,不主一家,大体近于涩,论功力,有过于师曾、寅恪,而聪明不及师曾,才气微不如寅恪”。陈寅恪的弟子蒋天枢曾评价道,“彦和先生,生平所历,坎坷多于平途,一寓托之于诗,晚清百余年,世道俶诡变幻,先生时撷之以入诗,以故同照阁诗于晚清以还世道隆污反映者实多,此留心近世史者所宜观览也”。

三、避难清溪

查阅《陈隆恪先生年表》,先生在萍乡的时间段有:1916年10月,先生赴萍乡过年,与妻子团聚,取道水路,从南京乘船到汉口,再转陆路过长沙抵萍乡。1917年年初,先生在萍乡清溪,几个月作诗颇多。1918年中秋节后,先生送妻归省道萍乡,作《送妇归宁舟中晚眺》诗。1919年春,先生到萍乡作《雨霁发萍乡县城至清溪外舅乡居》诗。陈隆恪真正在萍乡居住较长时间是1938年到1942年这段时间,也就是诗人诗中所描绘的“桃园鸡犬在萍乡”的乡居时光。

此时正值中日战争,南京沦陷后,日寇沿长江而上,进逼九江,1938年6月下旬,马当、湖口、彭泽相继陷落,6月27日,九江失守,当局考虑到既要应付战事,又要维持冬季山上的生活所需,决定强迫疏散居民,凡在山上长住的户主都接到限期离山的通知。陈小从这样回忆道“九江告急,山下的难民成批成批的逃上山来,接着又纷纷从小路下山,逃到他们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去。这时,庐山当局对一些有身份的‘山民’发出限期离山的遣散令,父亲也接到了这份‘帖子’。交通困难,莲花洞这条要道已经被战火隔断,父亲无法携同我们同行,只得和几位‘山民’冒险从小路下山,经山南到吴城,几经周转才抵达南昌。那时候,大舅父(喻相平)、大姨母(喻筠)、三姨母(喻雅)、七姨母(喻彝)及其家人,都因躲避战火,纷纷回到了故乡—萍乡清溪。父亲在南昌稍作耽搁,随即接受外家的邀请,改往萍乡。而母亲和我又迟了两个多月,历经艰辛,死里逃生,回到了外婆家,从此开始了六年的乡居生活。”

四、乡居生活

上栗清溪是块风水宝地,一个小小的自然村落,繁衍着喻、杨、甘等几大家族,而且这些家族都是名门。堪舆家说,清溪之所以这样好是因为后倚杨岐山,背靠四十八窝,旁开孽龙洞。特别是一溪活水从村中绕行,恰如玉带。村口的大樟树,枝柯交映,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恰似一扇大门,天然生成。清溪远离前线抗日烽火,陈隆恪一家在此度过了安宁而平静的六年乡居生活。

据陈小从回忆“外祖父的故居松荫书屋,约有数十间房子,舅父、姨母及我家共二十余人,入住后仍觉绰绰有余。故居内有一个花园,占地半亩,四季花香不断”,有了较为优越的乡居条件,乡居的主题自然离不来游山览胜、诗酒唱和、交友访贤,这些在《同照阁诗集》中都留有详细的记载。

说到游山览胜,《同照阁诗集》中这一时期的作品有《明山寺戏赠莲花主持》《十二月十九日偕婉芬、小从、见龙、启崇步行至昙华寺》《宝积寺访体云上人》《游四十八窝山岭》《同婉芬游横龙寺》《重九后二日偕婉芬、小从入城宿绍志家有赠》《携小从往游上埠道中作》等,可以看到陈隆恪的足迹遍布萍乡城内城外。

说到诗酒唱和,《同照阁诗集》中作品有《立春夜共酌呈逊飞、相平》《彭公葳自渝还里携载大曲、茅台、三花佳酿招宴泉塘下乡居》等,陈小从也有回忆“父亲初到清溪,除了‘乐亲戚之情话’,就是与舅父、姨父等人诗酒唱和,姨夫贺逊飞和舅父喻相平先生皆为前清举人,学识渊博,诗也做好,父亲常常和他们一起谈今道古,我最喜欢听他们谈天,能获得不少文史知识”。

说到交友访贤,《同照阁诗集》中作品有《上元后一日李宗海招约偕婉芬、逊飞、绍芝留宿周江边》《栗材窝喻寿祺招饮》《次韵李怡庵仲诚相逢感赋二首》《雨中过泉塘下公葳里居刘叟亦在座因赋一律兼呈李怡庵》。在交友访贤的过程中,陈隆恪在福田泉塘下彭公葳(武扬)家还意外发现了祖父陈宝箴的手稿,陈小从在《先曾祖右铭公遗稿之摭忆与略考》中记载“一九四一年我随父母避居萍乡时,先父在李芋仙(名士棻)之孙李怡庵处发现郭嵩焘等人对右铭公文卷之评语,遂命我以小楷恭录,‘右铭公诗作抄件’也是由我一同恭录的,因系李芋仙后人收存,故不乏右铭公与李芋仙唱酬之作”。我们还可以从民国萍乡文人江瑜怀(梦梅)的词作《台城路•用芸阁学士咏秋荷辞韵制成此词题李氏墨宝并乞仲老正拍》后记中,了解到萍乡当年存在着这样一份“李氏墨宝”,仲老即李怡庵,词的后记这样写到“癸未秋九月,余与渔荪走访李仲老于泉塘彭氏宅,仲老出家藏李氏墨宝相示,盖汇集其祖李芋仙先生当时好友之遗扎,装贴两大厚册,片羽吉光,弥觉可贵。按李芋仙先生系出蜀之忠州,自少即以文章风谊名天下,以拔贡令江西彭泽,受知于曾文正公,入幕府十余年”。

五、文化活动

陈隆恪在清溪乡居期间还参与见证了萍乡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即刘洪辟八十大寿重游泮水。在科举时代,童生考入府、州、县学,须行入学礼。按规定穿戴雀顶蓝袍,齐集衙署大堂设宴簪花,入泮池,然后上大成殿,拜孔子。这叫“入庠”、“进学”,又称“入泮”或“游泮”。自此时起至期满六十年,再行入学礼,如初入泮之新科生员,作为曾考中秀才又享高寿的庆典,称为“重游泮水”。“重游泮水”的秀才一则要进学早,二则要享寿高,秀才是古代读书人博求功名的起点,也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能平安度过一个甲子,善存其身者,无论是通达高官,还是终老生员,面对“重游泮水”都会十分重视,门生故旧都会前来祝贺。

《同照阁诗集》中有一首《十月出游纪事》诗写到:入城寿刘叟,八秩须眉妍。儒冠会一堂,敬慕非偶然。历朝贵科第,束此千载缘。诗有自注:刘叟筱和八十生辰重游泮水。刘叟筱和即《昭萍志略》的作者刘洪辟先生。刘洪辟,字舜门,号筱和,晚号廉园老人,是萍乡近代历史上著名的乡贤。

据《刘洪辟先生年谱》记载“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庚辰,适逢先生重游泮水之期,门生故旧景仰先生之道德文章,发起庆寿祝福,闻者风至,欢集萍城刘氏总祠,宴会祝贺达千余人,而分散在数千里外者,函电纷至,颂词盈筐,一时盛况在萍乡可谓空前。”活动结束后门人弟子函电颂词编辑成《廉园寿言汇编》以志纪念,可惜此书已佚亡,书中收录的寿诗寿词不能全见,但幸运的是在《同照阁诗集》中还保留了一首《刘叟筱和八十寿诗》,从中可以回看当年的那场文化盛宴。

六、家教传承

义宁陈氏,诗书传家,始终重视子女的教育是这个家族的传统。在乡居清溪时,陈隆恪十分重视对女儿的教育。陈小从在《同照阁诗集》编后记中写到:“小从十五岁,先君始课之以诗,忆从初学,得‘细雨檐声清客梦,虚窗灯影静鹤眠’”一联,先君指出‘鹤’字系虚假语,盖现代已无养鹤者,乃易为‘蚕’,并谆谆告诫,做诗要说内心话,写真实景,不要图表面好看,弄虚作假”。 《同照阁诗集》有一部分是“趣余录”记录的是父女作诗联句、对对联、猜谜语的内容,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陈隆恪教育女儿的方式很用心而且很讲究技巧。

陈隆恪的诗兴虽然来自岳父喻兆蕃的启发,但也受到父亲陈三立的言传身教,据陈小从回忆“记得父亲谈起过祖父改诗的本领,认为有点铁成金之术,例如有位画家拿来一本《蜜蜂画册》请祖父题诗,祖父让父亲代作,原稿是一首七绝,末两句是‘老夫了却芳菲事,独恋蜂腰一段春’祖父将最后一句换了三个字‘独对蜂腰一点春’,父亲一见极为钦服”。“近水楼台先得月”有父亲大诗人陈三立的亲自教育指导,耳濡目染,必得真传。所以钱仲联将陈隆恪列为“同光体赣派”,认为“陈氏诸子能诗,但与陈三立趋向不同,惟隆恪能传三立衣钵,诗风宗向以宋为主”。

陈隆恪的成长,还离不开祖父的教育。陈隆恪少年时,祖父陈宝箴曾书写一扇面留给他,落款为“四觉老人书示隆恪”,其扇文曰:“读书当先正志,志在学为圣贤,则凡所读之书,圣贤言语便当奉为师法,立心行事俱要依他做去,务求言行无愧为圣贤之徒。经史中所载古人事迹,善者可以为法,恶者可以为戒,勿徒口头读过。立如此志,久暂不移,胸中便有一定趋向,如行路者之有指南针,不致误入旁径,虽未遽是圣贤,亦不失为坦荡之君子矣。君子之心公,由亲亲而仁民,而爱物,皆吾学中所应有之事。故隐居求志则积德累行,行义达道则致君泽民,志定则然也。小人之心私,自私自利,虽父母兄弟有不顾,况民、物乎?此则亦痛戒也。”可以说陈氏家族的精神和价值观始终随着教育一代一代在传承。

2017年5月7日,陈小从女史在武汉与世长辞,享年95岁。春去秋来,岁月轮转,许多记忆已经在风吹雨打之中慢慢消失。“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上栗清溪,诗人笔下曾经的世外桃源依旧美丽,这里的鸡犬之声,似乎是在诉说这片土地上曾经的辉煌,提醒着人们,还有许多人和事值得铭记和怀念。

参考文献:

1.陈隆恪《同照阁诗集》

2.陈小从《吟雨轩诗文集》

3.陈小从《图说义宁陈氏》

4.刘经富《陈寅恪家族稀见史料探微》

5.刘经富《义宁陈氏与庐山》

6.刘洪辟:《学余轩诗搞》

7.江梦梅《梦梅词抄》


文章分类: 学术研究
分享到: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