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自立崇高品德励后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5-27 16:52作者:邓建萍

“这是1938年8月,毛主席与参加井冈山斗争部分同志在延安凤凰山住地的合影留念。照片上‘井冈山的同志们’的七个大字,是毛主席亲笔题写。坐在前排毛主席身旁的就是我公公高自立。他那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清明节前夕,高自立的次孙高跃萍在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青山镇源头村家里,指着这泛黄而又极其珍贵的照片,开始接受笔者采访。

高自立(1900-1950),原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青山镇源头村人。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三军政委、红五军团十五军政委兼军长、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后方办事处政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工农监察委员会委员、中央审计委员会委员、共产国际监察委员会委员、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中共七大正式代表、中共冀察热辽分局委员兼财经委员会书记等职。

“公公高自立将青春和热血奉献给了革命”。高跃萍,这位年旬60,一眼就能看出是个憨厚本分的农村人向我们述说了婆婆杨竞成健在时,告知的公公高自立的一些往事。高自立的上几代都是教书先生,其父亲高锦明43岁时才有了他这根“独苗”。1924年初,高自立与城里一皮匠女儿杨竞成完婚。次年盛夏的一天傍晚,高自立简单收拾行囊,匆匆告知家人外出。虽知他的这一离开,就再没有回来,13年杳无音讯,即便是参加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跟随毛泽东上井冈山和率部参加中央苏区一至四次反“围剿”中,身体多处负伤后也没有再踏上家乡的故土。

渐远的是亲人的背影,渐近的是无尽的思念。我们采访高跃萍还得知,高自立长期离家出走没有消息,当地人都传说他不活在世上,离开了人间。每当清明,高自立的夫人杨竞成都牵扶着高自立走后两个月才出生患有严重腿疾的女儿高馥英,在屋前的小山坡上给高自立烧纸钱、点香烛,以农村最淳朴的方式,寄托哀思,祭奠亲人。

岁月迁移,时光流逝,转眼间到了1938年春。一天,杨竞成突然接到高自立从延安寄来的家信,得知丈夫还活着。悲喜交集,见夫心切,这位坚强的女性,便在收信后次日,孑然一身,长途跋涉,历经艰辛赶往延安与高自立团聚,后一直陪伴在丈夫身边,直到高自立1950年1月9日在沈阳病逝。

高自立戎马一生,崇尚勤俭,克己奉公;不谋私利,严于律己。杨竞成与高自立重逢后,才知道他以怎样的热情投身革命。高自立身负重伤后身体一直不好,但他省吃俭用,时常将积蓄捐公,用来支持革命工作。妻子有所不解,曾问道,你不留点钱,不怕老了没钱用吗?高自立回答说,等到解放那一天,人人都有饭吃,你还操这个心呀!高自立生前常对妻子杨竞成说,自己心中的牵挂与不舍是素未谋面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女儿。他多次写信鼓励女儿要身残志坚,不要向组织伸手,少图照顾,力求做一个对社会有所贡献和自食其力的人。高跃萍告诉我们,婆婆每每记忆那永不忘怀的旧事时,眼中都噙着闪烁的泪花。

源头村党总支书记高枧生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高自立崇高的品性影响了一代又一代高家人。他们不凭高自立的影响,向组织伸手提要求,着力自强自立。人们很是佩服。”

高自立夫人杨竞成在丈夫病逝后,执意要回老家伺候还没过世的老人。凭着高自立的资格,她留在沈阳甚至北京安排一份工作或做一官半职是没有一点问题。可是她还是回到萍乡农村,当了一位普通农民,并在高自立的老家一直住到1969年过世。她多次谢绝组织的照顾。50年代初,江西省首任省长邵式平专程从南昌到萍乡给杨竞成拜年。邵省长看到他们的家境很是不安,再三劝说杨竞成举家搬迁到省城。杨竞成说,谢谢省长的好意。现在高家已有过门女婿,女儿已成家。他们都没多少文化,只适宜待在农村。后来,高自立的女儿高馥英拖着行走不便的身子料理家务,并生育了两男一女。女婿高本信干农活、推脚炭(当地运煤的独轮车),维持生计,撑起这个家。如今,高自立的后人,除长孙高建萍从部队副营职干部转业,安排在市法院工作,正科级待遇退休,长孙媳李志萍市属企业下岗工人,一家人在城里工作外,其他的几乎都在农村。他们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做着和当地农民一样的事情。

高自立的后代将高自立的革命热情和一心为公的品质,深深印入内心。1983年9月,高自立女儿高馥英将父亲生前用过的指南针、放大镜、钢笔等50件物品捐献给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当时纪念馆提出给一些报酬,但被高馥英断然拒绝。她说我父亲那时候穷尽家中的一切支持革命,我不可能拿他一个烈士的东西去换钱。要是这样,我怎能对得起父亲一心为党为国的情怀,对得起父亲高贵的人格

曾继华是高自立的次孙媳,2006年起担任村广场社区党支部书记,是“十里八村”的女“强人”。她的丈夫高跃萍近年来身体两次动手术,体内只剩下一个肾。她起早贪黑挑菜到集市上去卖,弥补丈夫看病抓药经费的不足。同时,三个村民小组的党建工作以及村民的邻里纠纷,都是她的分内事,而每年的岗位补贴只有300元,毫无怨言。曾继华多次被评为镇、村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还被选为镇党代表。

太阳西斜,当笔者结束当天的采访时,参观了高自立居住了25年的故居。它占地不足百平方米,泥砖土瓦,简单粗陋,斑驳的墙体印证着历经150多年的风雨。陪行的曾继华动情地说:“公公高自立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我们这些高家的后人带着这念想,常隔三差五到这里看一看。我们将努力传承公公的意愿,按照他说的那样去处事做人。”


文章分类: 学术研究
分享到:
首页        概况        要闻        学术研究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现在  萍乡博物馆 版权所有
服务号                    
订阅号
访问量: